Mugazine 摩格聲 Facebook群組 Mugazine 摩格聲 微博空間 Mugazine 摩格聲 討論區

 
 

主頁   / Mugazine 摩格聲 / CD Review 唱片推介 / Extra 摩格號外 /
Multure 摩格文化 / Mushionism/

 
 
   
 
 

香港Hip-Hop Kz

 
 
 

 

90年代曲

 

Artist/ 碟名: Kz- 90年代曲 (To be announced)- 2010
類型: Hip Hop/ Rap/ Urban


自從LMF之後,廣東話的Rap及Urban日漸在本港普及。及後的日子,亦不難發現在流行圈子中有著很多所謂的「港式Hip-Hop」又或是「港式 R&B」風格的作品充斥著。但除了主流音樂圈子外,近幾年在本港的地下音樂圈子當中亦有著很多的「嘻哈單位」出現 (如生番、捌伍起義、正義聯盟、宇遊軍以及Ghost Style等等),而他們的作品都在不同的討論區網站上被多加著墨及討論。對筆者而言,這是可喜的現象,因為證明了香港仍然有一定數量的朋友去嘗試接觸不 同類型的音樂。

撫心自問筆者所聽的「本港Hip-Hop」比較少,較深刻印象的是2004年由四人組合(現時則有六位)生 番的主音/ Rapper Kz (正確讀音為畸詩)的首張大碟“畸詩集”。整張的大碟的色調較為陰沉,但辭鋒有力,以Hardcore的方式「血淋淋」、「赤裸裸」地道出香港不同層面的 問題,讓聽眾反覆細思。適逢於2010年5月Kz將會推出後繼大碟“90年代曲”。所以筆者藉著今次的機會約了 Kz作一個專訪,除討論今次的新大碟及其近況之外,亦順道跟Kz了解本地Hip-Hop現有及將來的發展情況及未來的趨勢 – Kz、生番以至整個Hip-Hop圈子都會談及。

 
 
 

Kz是一個比較沉厚寡言的人,說話不多但每句都是精華所在。
M: Mugazine
K: Kz

M: 首先,在討論大方向及介紹大碟之前,先了解你本身的音樂世界 – 為什麼會接觸到Hip-Hop呢?

K: 在我成長的年代聽很多美國的Band Sound(Rap Metal/ Funk Rock),例如Korn、Rage Against The Machine、Red Hot Chili Peppers、Limp Bizkit等,當中亦有包含著Rap元素,久而久之就想學習怎樣去Rap,亦因為如此所以就正式學習。

M: 基本上,每一個Rapper都會曾經被人問及以下問題 – 請分享一下自己最喜歡哪個Rapper或 Hip Hop單位?

K: 都是東岸的Rapper為主,如2-Pac、Biggy (Notorious B.I.G)、Nas、Wu-Tan Clan及Jay-Z等等。

 

 
 
 

 

M: 在推出首張大碟之後,已經隱約知道Kz開始投入新大碟的製作,但是一等就六年了,究竟出現了什麼問題呢?

K: 其實沒有發生什麼問題,大碟推出後,就集中在生番方面的音樂製作。直至到了08年後才重新投入Kz的音樂製作上。

M: 有很多朋友都未必分辨得清楚Kz跟生番之間風格上的分別,藉此都想多了解一點, 讓讀者更清地了解。

K: 生番的風格是比較Hardcore及剌激; 至於Kz則比較火爆,但音樂上則較多元化。說到底,都是獨裁主義作崇 – 在生番裡是由我作主導,更何況是Kz呢!

M: 在講解新大碟之前,想了解一下最新大碟“90年代曲”跟“畸詩集”的分別,因為在“畸詩集”裡面,大碟的色調就如封面一樣是較暗沉的; 而當筆者聽畢“90年代曲”後,感覺是較Soulful,相對色彩亦較明亮及較柔和。

K: 在“畸詩集”裡是以借喻及隱喻的手法去表達自己想帶出的訊息,讓聽眾有更大的空間去思想; 相反在“90年代曲”則是以較淺白的寫作結構,以深入淺出的方式去帶出自己所表達的,相對起來題材也比較生活化,令聽眾更容易有更大的共鳴。老實說,在製 作上我沒有刻意去調教你所謂的色彩,因為所有的一切都是很隨意的,只是隨著自己的情緒去做。當然,自己年紀大了,無需要動氣,相反我亦可以較平和的方式去 表達自己的所思所想。

的確,人隨著年齡的增長,戾氣也較減少了,相對而言也不能像以往般激進,所以在新大碟裡, 難得地是一句粗口都無。(反而於訪問時就「媽叉聲四起,大小字亂飛」)

M: 談到這裡,倒想向Kz了解一下對香港Hip-Hop現時的發展及將來的趨勢。

K: 現在多了不同個性的單位參與,是一件好事,相對無論音樂及歌詞題材上都比以前更多元化。回想在推出“畸詩集”之前只有三兩個音樂單位出Show而己,認真 「陰功」。倒要慶幸的是現在有更多聽眾去願意真正感受Hip-Hop音樂。長遠而言都希望整個Hip-Hop圈子裡的成員能夠一同努力,壯大本地的 Hip-Hop勢力,並且能像外國樂壇一樣,能在主流圈子裡有著更大的發展空間。

就如Kz所言,我們作傳媒的,也應為本地的創作略盡綿力去加以著墨,讓更多讀者能夠接觸得更多,視野更廣闊。

其實,大碟之所以名為“90年代曲”,是因為九零年代的本地流行曲較多這一代的青少年所認識,「如果講得太遠的話,很難讓這一代的青少年得到共鳴。」Kz 說。同時, 在某層面上這亦是一張概念大碟,因為歌名全部是大家耳熟能詳的90年代大熱的本港流行曲起名。而全張大碟是以捌伍起義的Dough Boy負責製作全碟的音樂,並由廿四味的Brandon (Aka Ghost Style)負責混音。<男兒當自強>(@林子祥)則是唯一一隻由Kz自己一手包辦創作及監製的曲目,以近乎Band Sound般強大的Guitar Riff及Drum Loop為軸心的Upbeat作品,道出無論任何情況下都要保持自強不息及逆境自強的勵志作品。 除了<男兒當自強>外,<頭髮亂了>(@張學友)亦是一隻大碟內少數的Upbeat作品,內容是描述出Live時的實際情況,希 望表演者透過其舞台演出令台下的觀眾跳舞跳至頭髮都亂了。而有Brandon跨刀演奏Bass和有 Dough Boy及生番隊友Lil K獻聲的<海闊天空>(@Beyond)則是一首提倡和平訊息的作品; 而碟末的Remix版(Featuring國健)則是走更Hard Rock路線,有如廿四味般直截了當的Band Sound作品。

其實大碟是以Soulful的作品為主,如<我是不是該安靜的走開>(@郭富城)是以Dough Boy親自彈奏的鋼琴為主導而色彩較悲情的情歌,感覺有如聽著Erykah Badu的Neo-Soul作品般; 而<明天我要嫁給你>(@周華健)則氣氛比較歡愉,,騷靈得來帶點跳脫,但歌詞題材是可悲的 – 道出自己身邊的伴侶反對自己玩音樂 – 這其實是香港社會的現實悲歌: 為了生活,為了家人而不得不放棄及埋沒自己的興趣及理想。 至於<繼續沉醉>(@Beyond)則是以弦樂作引子的另一Soulful作,歌詞是一貫Kz的借喻手法 – 借描述一個酒癮甚深的人去形容女人 – 酒及女人,都是容易叫人沉醉的,這是一首令聽眾發人深省的曲目。相反<紅日>(@李克勤)則是大碟裡叫人最易理解及令人會心微笑的作品,內容 是描述一眾懶惰打工仔的心聲: 有誰不想有多幾日「紅色假期」呢?

除了<我是不是該安靜的走開>外,主打作<容易受傷的女人>(@王菲)亦是碟內另一首以鋼琴為主導的作品,但題材則較沉重,是講 Kz自己以前的生活環境及母子間的故事,是一首教人動容的深情作品,歌詞跟N.E.R.D第二隻大碟“Fly of Die”裡的<Mama, I Love You>如出一轍。而大碟內最叫聽者發人深省的莫過於<真我的風采 (病)>(@劉德華) – 以響亮的Drum Loop及弦樂作引子,是借自己「主觀」的角度去講述別人的「主觀」視野 – 因為價值觀的不同而令別人誤以為自己有病,去道出堅持自我信念,清楚自己的一切,毋懼一切的批判。

最後,都藉此簡單介紹Kz之後的動向: 除了力谷新大碟外,原來於2009年年底Kz跟生番隊友Lil K及宇遊軍的兩位成員Poker及Future (aka Genius F)組成了Side project 組合Dark Side of The Force,風格一如隊名一樣,走黑暗及詭異的風格,而且已完成部份歌曲的錄音。至於生番方面則跟宇遊軍一樣「東主有喜,休息一陣」。謹此希望有更多的朋 友能多加參與及支持本地創作,除了讓更多有心人能了解得更多之餘,更有助Indie界的一眾弟兄姊妹可以在主流樂壇有一席生存空間,因為所得的資源越大, 相對音樂質量亦有助提升,所以請一眾有心人,如聖經腓立比書3:13-14節所言:「忘記背後,勇往直前,向著標竿直跑」,一起同心協力,邁向最終目標。

 

Mike Wolfpac

 

歌曲連結:

Kz- 容易受傷的女人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KdFFCV1YMw

 

 

 
 
   
 
 

主頁   / Mugazine 摩格聲 / CD Review 唱片推介 / Extra 摩格號外 / Multure 摩格文化 / Mushionism /

 
 
 

讀者如有興趣投稿,請電郵到:
mugazine@yahoo.com.hk

All rights reserved
Nothing may be reprinted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publis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