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gazine 摩格聲 Facebook專頁 Mugazine 摩格聲 微博空間 Mugazine 摩格聲 討論區

     

主頁   / Mugazine 摩格聲 / CD Review 唱片推介 / Extra 摩格號外 /
Multure 摩格文化 / Mushionism /

 
   
 
 

崩克變種之後.... Madness + Throbbing Gristle

 
   
 

 

Oui Oui Si Si Ja Ja Da Da

Desertshore/ The Final Report

 

 

又到一年總結之時,要數今年音樂圈盛事之一,肯定是倫敦奧運的開幕及閉幕音樂會。粒粒搖滾巨星炒雜錦,死硬樂迷可能嫌Uncool,但畢竟連環出場的樂手位位都是童年偶像、音樂英雄,引發的尖叫頻率絕對高過One Direction的小妹粉絲。現在看來,時代落差真太大。在閉幕典禮出場,走在五個牛奶仔之前的,是兩個喝著崩克及後崩奶水長大的前輩單位 -- Pet Shop Boys和Madness。在他們十八廿二的時候,未有X Factor,未有大鱷Simon Cowell,成長於從崩克帝國瓦解後發展出來的多元音樂版圖,並把影響力持續至今。

談起Pet Shop Boys和Madness,真有點淵源。主音Neil Tennant當年未成為Smash Hits編輯之前,就曾為Madness設計專題書籍。在80年代初至中期, Madness的Ska/ Reggaee與Pet Shop Boys 的Synthpop電音分庭抗禮,刻劃了音樂歷史一頁。然而Madness的輕快曲風、紳士造型與嘻笑怒罵,令樂隊的風格更貼近英倫地道。

 
 
 
 
 
 

 

70年代中期,好些基層青年開始活躍於消費主義,並遇上了Mod之復興。他們閒時追看電影明星,聽著英美騷靈與R&B,混於英國社會氛圍與崩克浪潮之中。取自牙買加音樂文化的2-Tone Ska正正是潮流的結晶品 -- 搖滾張力滲著紳士魅力,以幽默批判取代憤世嫉俗,一切品味至上。來自倫敦街頭文化源頭Camden Town的Madness便是當中的一代宗師。樂隊於70年代冒起,地道英倫風範與社會討論,開始走紅於英國境內。直到1982年單曲<Our House>成為國際大熱, 重型琴音加上流麗旋律,笑談家裡的一家四口。當然三十年後之所以能成為倫奧閉幕的出場頭陣歌曲,還是有點原因。傳統弦樂、狠勁結他與悠閒色士風,幾種音樂的拼貼正代表英國不同階層的分裂性和粘貼性。

花無百日紅,80年代末又是時候走進新世代,「入屋」樂隊成了過棄大叔。但經典就是經典,即使一時三刻被嫌棄,等到一代不如一代之感漫延社會之時,過氣老薑必然又再走紅,因此Madness每次回歸都頗富號召力,震撼程度勁過劉松仁。近年自行監製以樂隊為題的音樂劇,此後聖誕巡演馬不停蹄,並且愈戰愈勇,一把年紀摘下音樂雜誌頒發的「偶像大賞」。此獎之認受性肯定無人異議,Blur、Kaiser Chief等很多Britpop樂手都是其星級粉絲。

 

 
 
 
 
 
 

 

英國人民普遍愛國不愛皇,Madness 一眾叔父一於少理,今年便踴躍參與國家級公開表演。先於英女皇登基六十周年晚會獻唱,及後於倫奧作表演嘉賓。關於表演與國家之間這樣敏感的話題,大叔們都見慣不怪。當年大搞白人優越主義的崩克小混混Skinhead一族,開宗明義是Madness的鐵桿粉絲,弄得樂隊要作連番動作好得自我解畫 (如拉攏黑人歌手伴唱)。不過樂隊於一次訪問中提到聽歌到底都是求快活,誰來聽也無所謂。因此不論英女皇還是國家運動員,一樣賣力演唱。

Madness於本年英國大慶之年再度入屋,憑著他們一貫聖誕味濃的輕快歌曲,專輯 “Oui Oui Si Si Ja Ja Da Da” 輕易登上流行榜十大。至於年長之輩是否需要保持創新實在是個人選擇,反正老薑出手最緊要夠Fine,只要力保精緻、典雅與流暢,就不至令金漆招牌受損。專輯以懷舊電影感、南美風情、輕挑雷鬼、交響樂式弦樂、催情爵士、Big Band 熱鬧氣氛元素,以不同比例放置到各曲目中,手法琍落,用料十足。如樂隊出道時所言,他們的音樂不止是輕輕鬆鬆全面和諧,<Death Of A Rude Boy>足見他們音樂上的暗黑面。<Small World>更見有意思,以去年的倫敦暴動為題,明亮琴音鼓勵年青人團結一致。當然少不了人見人愛的動人情歌,綻放六十年代時尚風的<My Girl 2>,放克主導的<Never Know Your Name>,點點藍調<Kitchen Floor>,醉人Ballard <Powder Blue>等,愛恨交纏。幾十歲人還唱著溝 (泡) 女歌,大叔難道想聚完一個又一個,三房四房到五房,再找個少女咬咬唇?

 

 
 
 

螢幕上的風流大叔劉松仁的一幕咬唇遭人非議。叫人嘩然同時又脈血沸騰的,不只是少女與老爺之間的一樹梨花壓海棠,當年那個叫Cosey Funni Tutti的女子同樣為藝術表達而作出身體演繹。高挑、玲瓏、貌美,沒有跑去選美或當流行明星,而是赤身露體搞行為藝術,跳跳豔舞拍點AV作為自我探索,故聽聞當年男士無視 (聽) 其所屬樂隊Throbbing Gristle的後工業噪音電子樂,買樂隊的唱片其實只為一睹伊人風采。

又再把時間線推到1975年,那時的文化氣候洐生出種種藝術流派。來自 Kingston Upon Hull的表演藝術團體COUM Transmissions,是Throbbing Gristle的搖籃。後來團體不再繼續表演,其餘成員就重整旗鼓,透過Throbbing Gristle的名義以視覺藝術樂隊的姿態投入音樂圈。

 
 
 
 
 
 
 

 

後崩美女主將Cosy之名的由來,已盡顯Throbbing Gristle的後現代藝術風範。郵品藝術家Robin Klassnick為她取名自莫札特的意大利歌劇Cosi Fau Tutt,喻意「女人做的事都一樣」。Cosy果真是以女性之肉身探討女性在現代社會的地位,跟情色大導李翰祥的電影有異曲同工之妙。

除了以身體表達思想外,樂隊早年以駭人的影象作為表演背景,比如淫穢相片和納粹集中營的組圖,以此作為挑戰及探索人類黑暗面,因而令樂隊駭名遠播。音樂上就大量預錄的取樣錄音帶,特效塑造出異端獨特、高度扭曲的聲音背景,讀出詞彙讓聽者思考。樂隊的錄音製作相當搞鬼,他們曾把重新出版的單曲全以倒帶方式錄製,其反向與虛無意識便一直跟崩克中人的社會理念沾上關係。後來樂隊解散,各自過渡成Psychic TV及Chris And Cosey兩支隊伍,及後離離合合組過好些短暫性的組合。

2004年重組,網路年代發佈實驗作品更見自由,多媒體世代玩得更盡。科技進步令邵音音重出江湖不用再寬衣解帶,科技同樣令Throbbing Gristle與Cosy的創作表現變化更多。為雕塑家的裝置藝術作聲音配合,又以念經機為概念,用實驗電音手法設計自家念經機。篤信佛教的隊員Peter Christopherson於2010年離世,樂隊本來又一次告終。輾轉之下,樂隊終於帶來最後一張作品、雙唱片專輯的 “Desertshore/ The Final Report”,並以X-TG名義發行。

 

 
 
 
 
 
 

 

“Desertshore” 跟六十年代經典人物Nico於1970年發行的專輯名字相同,原來沒有湊巧,Throbbing Gristle的確以這位跟他們同期的文化叛逆者的專輯為藍本,重新再玩一遍。話說當年這張Nico的 “Desertshore” 專輯以前衛手法加入新古典元素,絕對有著動人之情,但就效果殘缺,甩漏的地方可不少。這次Throbbing Gristle把專輯帶帶到音樂加工廠,用Peter遺下來的自製樂器把原來的 “Desertshore” 改頭換面,以奇幻異聲裝上新零件。

單看獻聲的名單就頗驚喜,前成人片女星兼工業樂隊aTelecine主音Sasha Grey,80年代Synthpop樂隊主音Marc Almond,Mute Records老闆Daniel Miller,拍過Placebo音樂錄象的<Protege Moi>的導演Gaspar Noe,實驗電音班霸Einst┴zende Neubauten的Blixa Bargeld等等。比起一般前輩音樂單位,Throbbing Gristle沒有安身之心,多年來實驗性不變。各路猛人慷慨獻聲,理所當然。

經樂隊加工過後,“Desertshore” 優雅依然,儼如走進歌德式古堡聽到遠處傳來的唱頒。一下下的電音特效放大了內心描寫,Throbbing Gristle就為本來顯得平坦的歌曲,帶來更多層次,以層層質感說故事。Marc Almond的演繹的<The Falconer>滲著他的一貫綺情與流麗、<Afraid>唱出美女的哀愁,凌厲聲效似是心如刀割,<Mutterlein>最為重型,處處充滿壓迫感, 到<All That Is My Own>好像突然看到一絲光芒,得到救贖......

雙專輯的亮點都在 “Desertshore”。另一張 “The Final Report” 則拋下故人的音樂圖則,自由描繪城市的浪漫夢魘....

 

 
 
 

 
 
 

 

崩克基因不斷變種,從嘻嘻哈哈的愛國流行到流離浪蕩的虛幻之音,集結人類的各種流動交織起來的人文風景,矛盾至極卻又有趣非常。

也許矛盾也是一種本能。

 

Edgi

 

 
 
 
 
 
 
   
 
 

主頁   / Mugazine 摩格聲 / CD Review 唱片推介 / Extra 摩格號外 / Multure 摩格文化 / Mushionism /

 
 
 

讀者如有興趣投稿,請電郵到:
mugazine@yahoo.com.hk

All rights reserved
Nothing may be reprinted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publis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