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gazine 摩格聲 Facebook群組 Mugazine 摩格聲 微博空間   Mugazine 摩格聲 討論區

 
 

主頁   / Mugazine 摩格聲 / CD Review 唱片推介 / Extra 摩格號外 /
Multure 摩格文化 / Mushionism /

 
 

身在曹營 心在漢
ni.ne.mo專訪 (上)

左起: Andy/ Tedman/ Joshua

 
   
 

在網絡上知悉ni.ne.mo這隊香港樂團,令筆者為之趨之若鶩的是其首發主打作<困局>揉合電子、搖滾及流行元素之餘,優質的錄音質素令整體的感覺頗為良好。雖然歌詞沒甚新意,都是圍繞都市人工作壓力之類的話題,但開首的貝斯線卻蘊藏舞池的暗動能,而主結他和電音則配合得宜,引領爆炸力一瀉而下; 中段的過場亦滲透著電子舞曲的格局,輕巧而具備型格,但沒有中斷樂曲由始至今的潛動力,可見其心思細密。

 
     
 

困局

 
 
 

在香港獨立音樂圈中,ni.ne.mo的曲風可謂異數,筆者急不及待馬上聯絡樂團作親身訪問,除了很想知道樂團成員背景外,亦伺機向各位讀者介紹這隊令筆者大膽預言將會在圈內砰地一聲雷的中「外」樂團。何謂中「外」? 三位現時紮根香港的成員因外國留學而沾上一陣陣外國風,而且決定留港發展他們的樂團事業。在訪問之前,筆者在此簡單介紹其餘兩首歌曲的風格(他們現時只得三首作而已)。

<Shades Of...>是典型英倫Soft Ballad作品,高音的結他演奏配合低傳真主音這對最佳拍擋是穩健的方程式,誠言前部份單靠這對拍檔確令人有點面熟,甚至沉悶,幸好中段的小提琴聲成為情感炸彈的引燃線,把接下來滲有後現代搖滾影子的部份完美地引領出場,雖然一首曲目內的水準幅度頗為參差,但畢竟他們只是小試牛刀,其潛質令筆者期待。<Sagly>展現了樂團骯髒搖滾的一面,散發著電子崩樂爆炸力同時亦令筆者跟LCD Soundsystem聯想在一起,這現象說實有好有壞,好處是證明他們的樂曲水準可媲美國際級水平; 壞處是少了一份樂團自我風格。總觀僅有的三首作品,靜態的Synth演奏間場可說是樂團的最大特點,無論曲風如何迥異,這種手法都會出現在不同的樂曲之中,令聽者體會到他們身體中的電子DNA。好了! 是時候跟他們正面聊聊天了!

 
 
 
 
 
 

M: Mugazine
T: Tedman
J: Joshua
A: Andy

M: 樂團是怎樣組成呢?

T: Andy和Joshua原本是中學同學,當時也有組樂團,主要是翻玩Beyond、Incubus或Limp Bizkit等歌曲。至於我的加入,源至有一天在酒吧消遣時認識了Andy,而且點唱了一些彼此都喜歡的歌曲,臭味相投下Andy邀請我加入樂團。

J: 由於當時我們三人均在外國不同地方讀大學,故特意安排其中一年的暑假回港相聚時,邀請其他朋友一起租借場地,瘋狂地玩了一整晚音樂,亦由於那晚的經歷令我們三人對組樂團這件事更為堅定。

A: 最初樂團有不少人參與,但由於大家對玩音樂態度不同或工作關係,到了最後演變成得我們三人了。

T: 沒錯! 我們三人都渴望創作一些屬於自己的音樂,加上彼此的音樂口味相近,尤其我跟Joshua時常在MSN裡互相交換自己喜歡的歌曲,令大家對組樂團的慾望與日俱增。因此每年大學暑假回港時總會聚首一堂,租Band房玩音樂來滿足一番。

M: 有沒有一件直接影響你們決定組樂團或音樂風格取向的事情呢?

A: 沒有一件特別的事驅使我們玩樂團呢! 當時我們三人因分隔異地而互相將樂曲初稿電郵給大家,久而久之儲存了不少Demo,趁回港放暑假時便相約玩這些Demo。

J: 是啊! 我們的關係是以友誼為基礎,玩樂團其實是朋友間的活動之一而已。

T: 至於風格取向方面,我比較喜歡聽一些較另類的音樂,而Joshua則聽日本及電子取向的唱片,Andy則喜愛加美搖滾音樂。猶記得我曾經電郵一首Friendly Fires的Remix歌曲給Joshua,彼此對歌曲內的電子元素都頗為深刻; 而他則時常給我後現代搖滾(Post Rock)歌曲,再加上Andy的加美搖滾因子,相信這些網絡交流便是促成現時樂風的誘因吧!

A: 當時我與樂團的樂風確有一點格格不入,不甚自然似的,但人長大了後深感有一群朋友對組樂團看待得如此認真,這機會很是難得,於是自己作出調節來配合樂團整體的音樂創作工作。現在,彼此都有默契會相互遷就,我已經沒有當初那怪怪的感覺了!

 
 
 
 
 
 

M: 試談談你們受甚麼樂團/ 音樂人影響。

J: 少時喜歡吵的音樂如Limp Bizkit等,長大後反而變得喜歡靜態一點的音樂,而且自懂得彈奏樂器後更是著重樂曲的編排和新穎的演奏技巧,例如日本Post Rock樂團Toe及英國的Radiohead等都深受其影響。

A: 幼時聽著父親時常播放的The Queen及Eagles長大,及至少年時更深受Beyond和Limp Bizkit(尤其結他手Wes Borland)的影響。而在外國留學時在同學不斷推介下喜歡了美國崩樂團Yeah! Yeah! Yeahs!、瑞典電子二人組The Knife及加拿大二人電音組合Crystal Castles等。

T: 自兩三歲起聽The Beatles和林子祥長大,十歲移居美國後深受九十年代黑人嘻哈文化極大的薰陶; 中學時因轉讀男校令自己變得孤僻,音樂成為了我最好的朋友,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唱片則是Radiohead的“The Bends”和The Flaming Lips的“Yoshimi Battles the Pink Robots”,同時也喜歡Bloc Party、The Roots、Crystal Castles、Two Door Cinema Club和Broken Social Scene。隨後因美國嘻哈樂揉合大量電子元素的關係,在聆聽過程中亦汲取不少電子音樂的養分。亞洲方面則有後海大鯊魚和Beyond。

M: 你們認為外國與香港的獨立音樂文化最大的差別是甚麼?

A: 外國的硬件如場地及主辦機構較香港多,供本地人有更多機會接觸獨立音樂。

J: 而人的因素方面,我則覺得部份香港獨立樂團會刻意將自己保持在「地下」狀態,如果樂團簽約主流唱片公司旗下或知名度大增的話,可能會有一種出賣或背叛自己理想的想法,亦基於這種想法而故意保持「地下」,令大眾難於找到他們的音樂。至於外國獨立樂團在成名之前或之後均能保持自我的風格,因為外國主流唱片公司對樂團曲風的干預度相比香港唱片公司的為少,提供一個較優質的成長環境予樂團,故外國的樂團成長得較快較佳。

T: 香港人有一種「快餐文化」,這是好處也是壞處。人群希望能發掘更多新的樂團同時,亦因為快速的消化能力而令品味轉得很快,沒有耐心去細味一種音樂。正如黃子華曾言:「香港人因工作時間太長、精神太累而喜歡選擇觀看充滿爆破場面的電影,以防因為太累而睡著」,令音樂變成了抖擻精神的催化劑,偏重了某種音樂風格。

M: 假如你們被唱片公司嘗識,他們要求樂團改變曲風來迎合市場需要,你們會如何應付呢? 有些人認為先跟唱片公司妥協,待音樂事業基礎穩定後才做一些自己的音樂,你們又是否認同呢?

T: 我認為人如果要成功的話,其過程中可能涉及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但自己亦會定下一條底線。例如電視台要求我演出一套電視劇飾演一名傻子,回報是樂團因此而能夠創作一些自己喜歡的音樂,這條件我會答應的,這就是Give & Take的道理,這亦是人生的一部份。但有別於工作賺錢,玩音樂是我們的興趣,雖然我贊成要先付出才有回報的道理,但玩音樂的最終目的並非賺錢,故此我會定下底線。

J: 我們並不是非一般的藝術家,我們只是一群喜歡玩音樂的平凡人而已,因此付出與回報這淺白的道理亦不會刻意抗拒。

A: 沒錯! 如果只死守自己的原則而沒有人聽到我們努力的成果,這也不是我們想看到的呢。

T: 我們很尊重堅守原則的樂團,不過我們則會考慮聽者會否喜歡這因素,例如<困局>的副歌部份我們亦刻意編排得更激昂,又會商討首先推出哪一首作品能較容易被人接受等,目的都是希望能吸引聽者的注意。

A: Pop的原意是大眾都能接受,它有它應有的價值,故此我們不會很抗拒它。

 
 
 
 
 
 

M: 有沒有受過別人嘲笑的經歷呢?

J: 我們只是剛推出作品而已,暫時沒有這類經歷。

T: 是啊! 不過我留意到在香港組樂團最受別人抨擊的話題是「抄歌」呢!

M: 你們對「抄歌」的定義是甚麼呢?

T: 平時聽香港創作的歌曲時亦留意到不少Drum Pattern部份是沿用外國某首歌曲,尤其近來的熱門人物Mr.更是眾矢之的,雖然有些歌曲確有抄襲嫌疑,但亦有一些歌曲卻是過度敏感了! 有些人認為如果樂團用了一套Chord Progression,這套Chord Progression便屬於他的,將來有另一樂團起用同一Chord Progression的話,便會被套上「抄歌」的帽子。但事實上起用同一Chord Progression的情況在樂理上是很普遍的。

A: 好像一支結他已經被人類彈奏超過一百年,試問又有甚麼還未做過呢? 現今資訊發達,天下間已無新鮮事,即使被喜歡的樂團受影響而下意識走同一風格路線也在所難免。

J: 我們不認同「抄歌是對」或「相似便有錯」的理念,我曾經試過用了十多小時來寫歌,誰不知之後無意間發覺剛完成的作品竟跟另一首別人的歌有相似的地方,我們可能會在不知不覺間做了上述的事,很難避免。

T: 當然刻意抄歌絕對是錯的,但如果在不知不覺間因受以往聽過的音樂影響下有所相似,亦是情有可原。

(待續...)

 
 
 

主頁   / Mugazine 摩格聲 / CD Review 唱片推介 / Extra 摩格號外 / Multure 摩格文化 / Mushionism /

 
 
 

讀者如有興趣投稿,請電郵到:
mugazine@yahoo.com.hk

All rights reserved
Nothing may be reprinted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publis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