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gazine 摩格聲 Facebook專頁 Mugazine 摩格聲 微博空間   Mugazine 摩格聲 討論區

 
 

主頁  / CD Review 唱片推介 / Multure 摩格文化 / MU-talk 摩格訪談/Extra 摩格號外 / Mushionism / 昔日 Mugazine 摩格聲 /

 
 

尋找配樂達人 #升級版
田啓文/ 韋啓良訪談 (二)

 
   
 

 
 
 

 

M: Mugazine
韋: 韋啓良

M: 作為香港電影配樂界的一份子,你認為大眾對電影配樂的認知和關注度如何呢?

韋: 相比十多年前剛入行時,現在香港電影在製作方面均先進和講究了很多,同時觀眾對電影的要求亦提高了不少 (例如電影院的先進影音配套),因此無論是畫面或聲音都引起了觀眾的關注和鑽研。近年我跟大專生和參與課程的同學討論電影配樂,發現他們對電影配樂的知識和要求大大提昇了不少,而且不再局限於Song-oriented的電影主題曲,連純音樂的配樂亦非常關注 (例如Interstellar《星際效應》和Batman《蝙蝠俠》等),這現象反映出香港電影觀眾對配樂的認知性是傾樂觀發展的趨勢。

M: 對你而言,電影配樂的定位是怎樣?

韋: 現在很少對白會直接說「我愛你」,而當導演想表達那份愛意時,電影配樂往往能充當傳遞愛意的角色 – 即是配樂能將影像和對白沒有表達的情緒傳遞予觀眾; 或者配合畫面和對白將那種情緒加強放大來渲染觀眾。有時配樂亦能影響電影的節奏和氣氛,不過電影是一門集體創作,總不能獨立抽起某部份來評論電影的優劣,故總括而言,配樂主要是配合電影的主題,並將之宣揚導演想傳遞的訊息及感染觀眾有所共鳴和領悟。

 

 
 
 

 
 
 

 

M: 既然電影配樂是表達角色潛台詞的最佳工具,那麼導演與配樂創作人的溝通便成為關鍵,可否分享哪一位合作過的導演是令你最難忘呢?

韋: 最難忘的導演是許鞍華,她非常注重配樂與畫面 (劇情和情緒) 的配合和吻合性,如果那段劇情沒有需要放置配樂,她寧願甚麼也不放,不會因覺得太靜而胡亂放置配樂。另外是郭子健,他本身也是喜歡玩音樂,故對配樂的功能和要求都非常清晰。

M: 與導演的溝通過程中,最常遇到困難是甚麼?

韋: 最困難的地方是摸不到導演想要甚麼,曾經試過提供二三十個不同版本的配樂予導演選擇,但仍然滿足不到導演想要的那種氣氛 (或者打動不了導演本人),但導演亦沒有明確說出想要甚麼氣氛 (一些抽象感覺)。有些導演對音樂的觸覺不太強,縱使明白配樂對電影的重要性,卻又未能明確表達。當這情況發生時,往往有很大壓力,因為有一些導演真的是「陪訓」導演,坐在背面不斷要求我嘗試不同版本給他,這種疲勞轟炸式的過程真的有點吃不消呢! 所以創作電影配樂的獨特之處是作為創作人要懂得如何安撫導演,要讓他覺得你仍有很多音樂想法和版本給他 (儘管腦袋已一片空白); 另一邊廂則要控制自己的情緒,別要慌張。

而音樂創作往往是很貪心的,當創作人完成了一段很豐富的配樂時,如果導演認為搶了電影本身的主題,創作人便要拋棄原本的想法,而這個「拋棄」的動作對創作人而言是很難過的。我亦曾聽說過有配樂人因此而與導演有爭執,因此有如田先生所說作為電影配樂人,高EQ能令製作電影過程更為暢順,以免了不必要的爭執。

M: 你喜歡哪一類的創作模式?

韋: 我喜歡未開拍前先與導演溝通 (雖然香港電影很少有這種機會),我會閱讀劇本後創作一些Demo給導演試聽,或者一邊拍攝一邊提供配樂予導演選擇,待拍攝完畢後,導演便很容易將我之前的配樂Demo作出配置,然後直接進入剪接階段。

現在亦流行剪接師在剪接階段時將一些參考配樂 (別人的作品) 配置在電影之中,然後給予導演決定配樂的最終氣氛和位置,再交給配樂人去創作。這模式的弊病是導演往往先入為主地認同了參考配樂的位置和氣氛,令配樂人的自由度大大減少,甚至嚴重的會抄襲參考配樂呢!

 

 
 
 
 
 
 

 

M: 你曾說過「能夠透明地帶動觀眾的情緒起伏,這便是傑出的電影配樂」,那麼你是如何創作出「透明」的電影音樂呢? 以第一身或是第三身來思考創作呢?

韋: 我會以觀眾的角度 (第三身) 去創作配樂,當完成了作品後,我會抱著觀眾的心態去感受畫面與配樂給予我的情緒氣氛是否與主題吻合匹配,還是破壞了電影原有的主題或兩者風馬牛不相及。因為配樂人並不是一名Solo Artist,而是輔助觀眾去深切感受電影裡的訊息和情緒,故我是以一名觀眾的心態來創作配樂的。

M: 是甚麼事情驅使你參與這次活動? 是抱著樂觀抑或是隨遇而安的心態去發掘電影配樂的後輩呢?

韋: 絕不是抱著隨遇而安的心態,我很強烈希望能培育一群電影配樂的接班人; 與此同時香港電影在海外有其一定的認同,故我也希望香港電影配樂創作人也能在海外得到認同和位置,因為配樂與電影 (畫面、劇情和演員) 也是媒體的一份子,不應被有所忽視的。

我亦希望有一天人們 (甚至海外的人) 盛讚香港電影的Soundtrack,所以我籌辦這次活動是培育和發掘電影配樂的新血,用以刺激現時頗為狹窄的電影配樂圈,同時形成一個完整的資歷體制,以老帶新,甚至能組織第十一個電影總會 – 「香港電影配樂創作人協會」,這正是我的理想。原來很早以前盧冠廷先生亦有提議過組織「香港電影配樂創作人協會」,惟當時的配樂人不喜歡交際,加上當時的前輩們如黃霑先生和顧嘉輝先生已經有一定的「位置」,令組織協會一事進退失據,故這念頭一直懸而未決。

現在,我認為是集結電影配樂愛好者的最佳時機,絕大部份現時的配樂人都是從事電影製作出身,思維亦傾向於集體創作和分享,故以組織協會的角度來看,培育和發掘新血正正能壯大配樂人的圈子,形成一個完善的資歷制度。

 

L. A.

 

 
 
 

主頁  / CD Review 唱片推介 / Multure 摩格文化 / MU-talk 摩格訪談/ Extra 摩格號外 /Mushionism / 昔日 Mugazine 摩格聲/

 
 
 

讀者如有興趣投稿,請電郵到:
mugazine@yahoo.com.hk

All rights reserved
Nothing may be reprinted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publis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