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gazine 摩格聲 Facebook專頁 Mugazine 摩格聲 微博空間   Mugazine 摩格聲 討論區

 
 

主頁  / CD Review 唱片推介 / Multure 摩格文化 / MU-talk 摩格訪談/Extra 摩格號外 / Mushionism / 昔日 Mugazine 摩格聲 /

 
 

非線性音樂 Matt Kivel訪談

 
   
 

 

對於美國獨立唱作人Matt Kivel坦言深受各種音樂所影響,然後剖析其創作音樂理念,筆者覺得獲益良多,畢竟不忌諱地向陌生人 (摩格聲) 暢言其創作模式,這一點實在非常難得 – 除了能具體地表達出來之外,其沒疑心的率真性格亦是值得欣賞。同時Matt亦道出洛杉磯有著跟香港一樣的土地問題,只不過兩者間的音樂人卻持著不同的態度去適應和爭取機會而已。

 

 
 
 
 
 
 

 

M: Mugazine
MK: Matt Kivel

M: 發現你在最新專輯中起用了不同種類的樂器,是甚麼元素來決定起用哪一種樂器呢?

MK: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 在創作樂曲的最初階段時,樂器運用和安排正正是我原始的理念,這都是建基於一些情況和機會; 因為越早去構思樂器運用和編曲的話,對於日後的樂曲創作越是順利。新輯內的<Light Depression>、<Blood River>或<Wife>,這些樂曲只有一些鼓擊、木結他、詠唱和朝氣勃勃的氛圍而已; 而<Gaudette>及純音樂<I – VII>系列,則起用了不少樂器來演繹,因為沒有既定的規則來限定它們的可塑性。

不少音樂家都會在家裡進行編曲或錄音工作,通常會與樂團或友人一起嘗試千萬種不同的編曲配搭,直至演奏的效果達至心中所想的要求為止。我希望這張專輯富有動感,所以在很注重編曲方面的要求。

M: 新輯希望傳遞甚麼氛圍予聽者?

MK: 我想表達一種真實、逼真生活的感覺。雖然不少人以藝術或音樂來探索生活「線性」的敘述,但這一「線性」敘述卻不能代表我 – 因為生活沒有一個清晰的敘述。

生活是由一系列的經驗所組成,當這些經驗並排放置`時,個別的經驗看起來好像不合理或沒意義,彼此間也好像沒有關聯性。有時你的感覺會很強烈,並持續一段時間,之後這感覺便開始消散,例如震憾的衝擊、很大的歡愉、持久的友誼或褪不下的愁緒等,我想用音樂平衡地將這些感覺表達出來。

 

 
 
 
 
 
 

 

M: 你曾經與不少音樂單位合作過,為甚麼會選擇以個人名義身份創作音樂呢? 合作與個人創作兩者間有甚麼分別?

MK: 這也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啊! 我覺得如果以Matt Kivel的名義作為發佈新輯是有點誤導了聽者,但又認為如果現在我去想一個奇怪樂團名字的話,這種事又有點蠢! 所以我很享受以自己的名字去創作和發佈音樂 – 沒理由用一個代名把自己與音樂的距離拉遠吧! 這樣做是沒有需要的。因為這些音樂都是完全代表我自己所想的,故起用自己的名字來發佈也是理所當然; 同時我已經習慣這名字有31年了,當然繼續堅持用它呢!

我非常喜歡與其他音樂單位合作玩音樂和分享創作理念,亦很喜歡那種迷失於自己音樂作品中虛擬世界的感覺。我通過合作創作音樂認識了不少優秀的音樂家,一同創作了一些有趣的音樂,這經驗對我而言是非常充實的。不過,相比之下我還是較喜歡以個人名義去創作音樂,因為我有一套具體的音樂理念和目標,如果我選擇跟其他人一起創作的話,那麼其結果會有點不同 – 就像電影製作團隊般,一起努作執行一個預先製訂的目標或願景,縱然也會發現一些新東西,但只不過是在加強 (已存在的東西) 其效果而已,不算是創作出嶄新的東西啊!

M: 在你的新輯中,我感受到一陣輕爵士的氛圍,是否爵士樂很影響你的創作思維呢? 創作音樂時,你受到哪一種音樂類型的影響呢?

MK: 我很早已經受到爵士樂的影響,直現今天我仍會定期去聽爵士音樂呢! 我第一種演奏的樂器是色士風 (Saxophone),非常喜愛它,已經玩了十年啊。爵士樂具有非常獨特的氣質,是一種美妙而具風格的音樂,它細緻地將感覺表達得栩栩如生; 而且當我聆聽它時,能專注去感受自己的生活,那份開放式的啟發思維感染力深深吸引著我。舉例說,我喜歡Mingus的專輯 “The Black Saint And The Sinner Lady” (編註: 美國黑人爵士樂家Charles Mingus於1963發佈的專輯),雖然我不懂樂曲箇中的故事,但我會憑感覺去幻想一個屬於自己的故事。另外,我喜愛以下的爵士作曲家: Mingus、Don Cherry和John Coltrane; 我亦喜歡聽Miles、Alice Coltrane、Ornette Coleman、Albert Ayler、Jaco、Zawinul、Cannonball Adderley、Glen Miller、Pharaoh Sanders及Sonny Rollins等的爵士音樂,這名單還會繼續添上名字呢!

其實各類型的音樂都能影響到我,但終究來說我時常玩村謠、氛圍樂、爵士和結他搖滾 (迷幻、噪音、單線彈奏 <編註: Jangly: 結他技術之一; 同時亦有一音樂風格名為Jangle Pop,指演奏者喜用Capo來彈奏十二弦或六弦鋼線結他>、後崩等),以上這些風格我都喜歡起用,因為我覺得它們很適合我,能夠讓我很誠懇地和強大地去表達自己; 而且我會將這些音樂影響力加以過濾,再以自己獨特的方式表達出來,不會直接將之起用。就以新輯 “Fires On The Plain” 為例,其實它是受到Olivia Tremor Control的 “Dusk at Cubist Castle”、Kendrick Lamar的 “Good Kid MAAD City” 和Brian Eno的 “Another Green World” 等唱片的影響啊

 

 

 
 
 
 
 
 

 

M: 洛杉磯的獨立音樂近年發展如何?

MK: 這兒的獨立音樂圈子非常充滿活力,而且在發展方面更是達至瘋狂的程度呢! 可是正因為發展蓬勃的關係,很多舊式DIY表演場地亦已經關閉,即使開辦新表演場地,其成本亦很昂貴。不過我從不擔心這些事,只要你想尋找演出機會,走遠一點便能找到合適的表演場地; 所以洛杉磯的音樂人數量依然有這麼多,四處都有表演和學習的機會。

M: 最後,未來會到亞洲演出嗎?

MK: 很渴望到亞洲演出,我從來未涉足亞洲,如果你能提供演出安排的話,我非常樂意到香港演出呢! (編註: 各位有沒有意思啊?)

 

L. A.

 

 
 
 

主頁  / CD Review 唱片推介 / Multure 摩格文化 / MU-talk 摩格訪談/ Extra 摩格號外 /Mushionism / 昔日 Mugazine 摩格聲/

 
 
 

讀者如有興趣投稿,請電郵到:
mugazine@yahoo.com.hk

All rights reserved
Nothing may be reprinted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publis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