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gazine 摩格聲 Facebook專頁 Mugazine 摩格聲 微博空間   Mugazine 摩格聲 討論區

 
 

主頁  / CD Review 唱片推介 / Multure 摩格文化 / MU-talk 摩格訪談/Extra 摩格號外 / Mushionism / 昔日 Mugazine 摩格聲 /

 
 

謝幕 Piano Magic

 
   
 

 

Closure

 

 

 

在Glen Johnson治下的第一代Piano Magic (以下簡稱PM) 陣容,與Dominic Chennell、Dick Rance約莫只維持了三年的時光,留下頭兩張號稱「空靈電子大氣」的專輯 “Popular Mechanics”、“A Trick Of The Sea”,在世紀末來臨前,PM幾乎近毀於當時主宰著整個歐美樂獨立樂壇的後搖滾 (Post-Rock) 之崛起。

這幾乎是為什麼PM的第三張專輯 “Low Birth Weight” 像是重整旗鼓,捨棄頭兩張專輯難以親近的獨立電子風格,轉向一個既迷人、又陰鬱的倫敦天氣。無論是Glen Johnson的詞、還是隊內逐漸成型的緩飄 (Slowcore) 音樂風味; 有時追隨潮流與否,都不是Glen Johnson與他的PM所能衡量與取捨的。

 

 
 
 
 
 
 

 

參與 “Low Birth Weight” 專輯過後,Dominic Chennell正式脫隊了; Glen Johnson又面臨得重整旗鼓的窘境。招來了新團員Miguel Marin、John Cheves以及Paul Tornbohm錄製完成的第四張專輯 “Artists' Rifles”,在Dead Can Dance/ Felt製作人John A Rivers的幫助下,這張「反戰」專輯令PM成功轉型,專輯發行的隔年他們獲得了4AD的邀請,得以幫西班牙情色、寫實影像大師Bigas Lunas的電影《海之聲 Son de mar》擔綱配樂。

《海之聲 Son de mar》的重要性,不僅在於是PM入主4AD時期的作品,同時也讓Glen Johnson這群人重新發揮所擅長的電聲空間營造。只是此時的《海之聲 Son de mar》要比當年的 “Popular Mechanics”、“A Trick Of The Sea”來的成熟穩定。而在《海之聲 Son de mar》之後登場的 “Writers Without Homes”,焦點擺在70年代民謠女歌手Vashti Bunyan自1970年後的首度亮相,她為PM獻上了一首<Crown Of The Low>。此舉後來也延伸了Vashti Bunyan 2005年與Fat-cat合作的新專輯 “Lookaftering”。

 

 
 
 
 
 
 

 

前半生的PM從風雨飄搖之中而來,總算見到雨霧漸散的倫敦,總算有更多人記下了他們的隊名,而不只是在John Peel (BBC已故廣播人) 的節目中才瞥見的失意樂手。2003年當他們離開4AD,結束這段曇花一現的姻緣,並推出新作 “The Troubled Sleep of Piano Magic” 的同時,坦白說,很多人像我一樣起初並不抱太高的期望,卻換來一張PM歷年來不是最好、也會是次好,臻至成熟的回歸專輯。

依舊由Glen Johnson包辦了整張專輯的歌詞,圍繞不散關於死亡與離別的議題,本該是在4AD麾下發光發熱的PM,卻是在離開4AD後攀上巔峰。之後的第八張專輯 “Disaffected” 維持PM一貫的水平,從開場曲<You Can Hear the Room>便能瞥見舊日混屯的電聲痕跡。整張作品雖未有太大的變動與試驗性,Glen Johnson率領的PM卻猶如從病榻上重生。

這段期間可說是Glen Johnson創作上的高峰期,除發表個人專輯之外,他的Textile Ranch這個化名單位,亦有 “Bird Heart In Wool” 這麼折衷出色的電子音樂創作。專輯中繼續找來法國女歌手Angele David-Guillou合作; 後來Angele David-Guillou以Klima名義推出個人專輯,延續她在PM長期浸淫之下的情境電子氛圍。

10年前PM發表的樂隊第九張專輯 “Part Monster”,踩著Post-Punk的足跡,如Wire、Joy Division出色的合成鍵琴線條、貝斯律動,歌曲<Soldier Song>意境大抵找回 “Artists' Rifles” 的寫作狀態,仍以「反戰」、「士兵」等Glen Johnson向來關切的孤獨靈魂為題材,“Part Monster” 彷彿亟欲擺脫Post-Rock的框架之姿態現身。

 

 
 
 
 
 
 

 

兩年後第十張專輯 “Ovations” 悄悄上市,不明究理的Darkwave染遍了PM全身。原來Dead Can Dance的Brendan Perry為專輯開場曲<The Nightmare Goes On>帶來了一次DCD式的PM新浪潮,而非PM本身的那一款懷舊音色。Brendan Perry低迴的嗓音梁繞著Tribal的鼓擊聲浪,如果你沒看專輯封面,肯定不會想到是PM。

 

 
 
 
 
 
 

 

然而筆者個人最鍾愛的第十一張PM專輯 “Life Has Not Finished With Me Yet”,大概是延續了 “Ovations” 的悲慘命運,彷彿是PM日薄西山的最佳寫照。一如Glen Johnson在接受訪問時曾提及的,倘若大家覺得 “Life Has Not Finished With Me Yet” 非常灰暗,他應當負起全責。隨後他又反駁,我們這一群人又為何要坐在沙發上受人 (樂評) 指指點點? 曾經與PM音樂劃上等號的Ambient-Pop/ Eternal Wave/ Darkwave,恐怕還不足以說明 “Life Has Not Finished With Me Yet” 的消沈。

 

 
 
 

 
 
 

 

選在第十二張專輯 “Closure” 與歌迷道別,樂隊在專輯發行前聲明這將是最後一張PM的專輯,也許這是Glen Johnson在2017年前寫下<No Closure>,便在心中暗自計畫的腳本。對歌迷來說,這場推遲已久的告別,終於還是來了。“Closure” 的同名開場曲<Closure>以梁繞的吉他Riff緩緩牽引出悲壯、低迴如安哲羅普洛斯的希臘悲劇。<Landline>是 “The Troubled Sleep of Piano Magic” 時期的回光返照; <Exile>則有 “Disaffected” 與Textile Ranch的完美揉和。澳洲Chamber-Pop樂隊The Apartments主唱Peter Milton Walsh跨刀的歌曲<Attention To Life>,始終是Glen Johnson筆下詼諧的人物關係,Peter Milton Walsh的這趟跨海獻聲,頗有向PM致敬的意味,顯然也再合適不過。

此外我也留意到 “Closure” 找來貝爾法斯特唱片製作人David Holmes坐鎮錄音,確保了PM最後一趟航行,也是一趟最完美的航行。當尾曲<I Left You Twice, Not Once>由PM一貫的Sadcore/ Slowcore樂風緩緩道出:「I could not bear to say goodbye.」,我想沒有一位PM歌迷可以接受道別竟是如此地倉促與短促 (專輯僅四十餘分鐘)。

寫完這一篇PM回顧,天也開了。陽光從許久未露臉的屋縫射進了一道光束,我手媮棱殿 “Closure” 專輯的歌本,久久不能釋懷。

 

Ethan
原文連結: http://blog.roodo.com/boyethan/archives/61416585.html

 

 
 
 

主頁  / CD Review 唱片推介 / Multure 摩格文化 / MU-talk 摩格訪談/ Extra 摩格號外 /Mushionism / 昔日 Mugazine 摩格聲/

 
 
 

讀者如有興趣投稿,請電郵到:
mugazine@yahoo.com.hk

All rights reserved
Nothing may be reprinted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publis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