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gazine 摩格聲 Facebook專頁 Mugazine 摩格聲 微博空間 Mugazine 摩格聲 討論區

 
 

主頁  / CD Review 唱片推介 / Multure 摩格文化 / MU-talk 摩格訪談/ Extra 摩格號外/ Mushionism / 昔日 Mugazine 摩格聲

 
 
 

剎那光輝的永恆 Steve Strange

 
   

 

當年死纏爛打要拍David Bowie的音樂錄影帶 “Ashes to Ashes”,又帶來新浪漫經典冠軍歌<Fade To Grey>,曾經傲氣凜然的新浪漫大爺Steve Strange,如今也撒手人寰。塵歸塵,土歸土,彩妝粉底都化成灰燼。群星拱照新浪漫葬禮,天主教堂頓變成Blitz Club,齊來送Steve最後一程。唯美依然,只怪生命太短。

派對過後,剩下的不只華衣美服與胭脂水粉。

 

 
   
 

 
 
 

 

粵語有云: 「佢前世救左十個阿伯」,用以形容命好的人,斷定此人前世種下善緣而今世得果。人是否有下世不得而知,可不用前世今生,也懂Steve今世作的福。他肯定不止救了十個人 – Boy George、Human League、Spandau Ballet及一眾新浪漫美少年和電音樂迷。只是人如其名,好一個藝名叫Strange,一切也要讓人感到陌生。當傳來Steve的噩耗,一眾八十年代巨星以至最潮電音樂手齊聲哀悼,大家才不至懷疑這位妖冶阿叔的價值。英倫傳媒也不懂得把這個甚麼也是,甚麼也不是的傳奇人物作回顧,只急急找來他的各界名人好友撰文悼念。畢竟論音樂性,他未至於要當音樂雜誌封面給人膜拜; 論流行性,他的音樂成績單也顯得太遠古也太單薄,放到去八卦報章頭版只會讓大眾讀者一頭霧水,他是誰?

 

 
 
 

 
 
 

 

屬於Steve Strange的黃金年代太短暫,人們都說他的樂隊Visage是曇花一現 -- 卻全都成了一個年代的關鍵 (關於Steve Strange如何發跡,詳見: 華麗少年成名記 - 愛恨新浪漫 (一) )。他於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給英倫街頭文化做了最華麗的示範。在社會的窮途末路裡,用青春自建出路,不管你是藝術學院高材生抑或雙失青年,只要你肯動手為形象標奇立異,都能融入他的夜店世界。之所以那麼多青少年在他主理的夜店Billy’s/ Blitz 外排隊等著進場,他們無非都來尋找自己在社會上的位置 -- 一種「我能做到」的Do-it精神 -- 比起在就業中心等著求職尋找低下工作,更見積極光明。在青年問題還未解決的今天,回看Steve當年所做的確實非常漂亮。從Blitz時代的Footage中,不難看到Steve看著群眾時那滿意的眼神。他肯定自己創造了一個時代。

 

 
 
 

 
 
 

 

在短暫的輝煌時期裡,Steve有推向極限的能事,從夜店裡的遊戲規則到形象上的藝術發揮,他都要試著不可能的可能。遇上澎湃的文化年頭,藝術、時裝、音樂、舞蹈、錄像,共冶一爐無難度。這可謂政治上的宣言,亦是經濟上的一種前瞻。對藝術的整體概念,比起今天的所謂潮人為跨界而跨界高明得多。

Steve就這樣以次文化建構了八十年代初的流行框架。當然New Romantic是個關於人際關係的故事,是是非非與各人的Bitchiness才是這場運動的原動力。

 

 
 
 

 
 
 

誰都知Steve大爺說話刻薄成性,因而開罪了不少蒲友,即使是Blitz Club常客都對他心懷不滿。當他的樂隊Visage以<Fade To Grey>登上流行榜,在電視節目中搔首弄姿, 各人更見眼紅。正如尼釆所說:「妒忌令人上進」, 一眾與Steve有積怨的新浪漫美少年發憤圖強,努力創作並四出找唱片公司,誓要超越他。結果Boy George如願以償,很快以Culture Club的成績超越了他的歡喜怨家,因此Steve Strange也可說是Culture Club的另類啟蒙。

 

 
 
 

 
 
 

 

當然與Steve有情有義的亦大有人在,Spandau Ballet作為The Blitz Club裡的駐場樂隊,不時受到Steve的鼓勵,令樂隊的概念走得更遠。

至於那些看來跟Steve的Club Scene沒多大關係的,也曾受他的影響。Heaven 17主音Glenn Gregory曾站在夜店門外模仿Steve Strange,揶揄他的浮誇態度。可不要忘記他的隊友Martyn Ware當年放棄The Human League時,Philip Oakey毫無頭緒,就在看到Visage在<Fade To Grey>中以兩女和唱的表演後,決定為The Human League加入兩位女成員Joanne Catherall和Susan Ann Sulley,成為樂隊日後的一大特色。

 

 
 
 

 
 
 

 

筆者抱歉,沒有看過他的自傳《Blitzed》就執筆撰寫此文。他的自傳發行量小,沒有重印,一直在網拍市場標價很高,因此沒有入手收藏。到底他的世界觀是怎樣形成呢? 在他的音樂和造型中,處處滲著歐陸唯美風,特別對東歐情懷的嚮往,俄國戲劇文化及表演方式在他身上亦顯而易見,比起其他新浪漫團體更見精緻優雅,而且,他一直保留著這份精緻。

新浪漫音樂潮流予人短暫之感,跟唱片業很快對他們Take Over不無關係。說起來,不知是Steve不情願還是沒有機會,無論是在Visage年代抑或Strange Cruise中,他從來沒有為著討好美國市場,弄個優皮士形象,大唱動人情歌。新浪漫美少年到了八十年代中後期被唱片公司牽著鼻子走,那些日子的模樣真是醜死了。各人的美式剛陽形象,簡直是藝術上的污點。雖然在商業上不成功,但唯美的他沒有把明星偶像的路走下去,至少,沒有做過自己不喜歡做的事,在美學上成功的給自我保留著。

 

 
 
 

 
 
 

沒有走上名利快車,換來是純粹的藝術歷程。

事實上他辦派對和時裝表演的能力,肯定比在樂壇裡當個偶像更為出色。他的才華總欠缺自省精神,只為表現自己而來。他不是稱職的偶像明星。在MV中他繼續施展他的夜店魅力,並沒有因應樂迷所需或電視節目這種平台,在形象和態度上作出調度。他的舞姿和台風有時侯過火得失去美感。而你可會見過他當年向粉絲大賣親民的樣子嗎? 他肯定當他的粉絲只是另一群Blitz Kids而已。反而在訪問中大談各種社會文化,又或者談到塗粉底的技巧時娓娓道來,才令人醒覺他才是真正的新浪漫代表,是個令人感到有距離感的藝術家,而非親切可人的萬人偶像。

 

 
 
 

 
 
 

大抵,相信英式精英主義的他 (即使他出身基層),對Pop/ 流行/ 大眾,其實並不熱衷。當Blitz和Visage的基因在若干年後也帶到去底特律的Techno圈子,隱若影響了Techno的發展,Steve大爺肯定又自我陶醉。

如現在的Club Kids所說,當你以為次文化經過流行化後就完蛋,其實這才是回到最純粹的好局面。Steve Strange經過短暫的音樂事業後,便重回倫敦的派對名人圈,隨著糜爛生活而浮沉。

 

 
 
 

 
 
 

都應該聽過關於Narcissus這個希臘神話吧。Steve Strange就像那個自戀的美少年,自我陶醉得要掉進深淵,然後迷失得一沉不起,一曲<Fade To Grey>應驗了人們對他的詛咒。或者,他不介意人家笑他Fade To Grey,因為他一早就決定把青春以華麗虛耗。落寞的神情可看出他深知最好的Steve Strange只得在昨天。跟成家立室的Spandau Ballet、以靈修作生命進化的Boy George不一樣,曾經不可一世的夜店才俊只剩下凋零。(關於新浪漫的衰落,詳見: 華麗少年成名記 - 愛恨新浪漫 (二) )

在Steve Strange的世界裡,一切都是唯美的,可就是唯美得沒有進化。關於他日後的不成功,其實都跟一個人的成長有關。作為一個少年得志的Cult Hero,他肯定屬時勢做英雄。Boy George對他的批評確實不無道理,即使沒有Steve Strange搞起 Billy’s和The Blitz,新浪漫一樣成形,因為潮流因子早已散播。當天時地利人和走了之後,他就落得自我重複。自家樂隊又經營不善,繼續一貫揮霍,拍了好幾個成本高昂的MV,卻不肯巡演賺錢和宣傳,導致不入敷支。當時代離他愈來愈遠,就只有昔日光輝讓他感到自己的存在。

 

 
 
 

 
 
 

幸好近年新浪漫次文化在網路上得以重生,昔日光輝成為今天一部分年青人的文化養份,大叔們都毫不忌諱在社交媒體大哂熟齡妖艷風采。Steve老懷安慰,常與年青一代打交道。說起來,Steve Strange是筆者在Facebook的「朋友」,他常在Facebook以「Uncle Steve」發佈訊息,感覺親切 -- 一個在三十五年前不可能用來形容他的字眼。

2010年再辦派對,2013年發表Visage回歸專輯 “Hearts And Knifes”,體質虛弱、狀態不佳成了回歸樂壇的最大阻力。(“Hearts And Knifes” 專輯介紹,詳見: 腳踏實地 Visage ) 當時為著錄音已經常要出入醫院。來到2015年,想不到新網站TheBlitzClub.com推出不夠三個月,又積極籌備Visage新輯和推出一本關於化妝的書,為人生再次出發之際,Steve Strange在埃及渡假期間,於2月12日,因心臟病於睡夢中逝世,享年55歲。

 

 
 
 

 
 
 

來來回回,人生跑了一個大圈又回到起點。新浪漫美少年都熱愛埃及這個神秘國度。他那些媲美電影、造價高昂的MV中,<The Horseman>和<Love Glove>都曾於埃及取景。一次令人傷感的意外,又變得異常美麗。新浪漫的自然主義精神,也許是真的。像<Love Glove>片末,Steve Strange的風流、不羈、Flamboyant,隨著色士風的餘韻日落西山。

巧合地,在去年的捷克滑雪競技賽閉幕音樂會上,Visage與當地交響樂團合作的現場錄音專輯 “Orchestral” 便成了遺作,舊曲新唱在氣勢磅礡的交響樂下完美落幕。然而這只是一個章節的終結。浪漫主義的定義是: 未完成,To be continued。Uncle Steve請安息吧,其他未完成的New Romantic事業就讓其他人延續。

 

Edgi

 

 
 
 

 
 
 

後記:

2003年,EMI與MTV和VH1合作推出八十年代樂曲精選集 “The New Romantics Are Back”,當年唱片廣告在本地英文台日播夜播,廣告片中穿插了<Fade To Grey>的音樂錄像,短短幾秒已夠懾人,花斑斑的臉龐有種望而生畏的神秘感。筆者對新浪漫的熱切就從那時開始。

前年Visage重組,也曾邀約他做專訪,但沒回覆。當然預約不遂是正常事,但就是覺得他專注於英國本土 (頂多對歐洲和日本有興趣); 至於對國際傳媒,甚至所謂全球化,則沒甚麼雅興。高傲自我的Steve就是這樣,他的純粹正正代表英國人的優缺。

申延視聽:

David Bowie – Ashes To Ashes
寶兒大爺借助新浪漫美少年,成功挽救音樂事業,同時引領美少年走入樂壇

Visage - Fade To Grey
化妝造型變化多端,歌曲與錄像處處都是匠心

Visage – The Horseman
全盛時期的Steve跑得跳得,在媲美成龍電影的製作中,於金字塔上疾步奔走,驚險十足

Visage - Love Glove
同樣於埃及取景的音樂錄像,從金字塔跑到市集,與當地美女你追我逐

Visage - Mind Of A Toy (Live)
集合舞台表演與舞蹈,視覺震撼依然強勁

Boy London Fashion show 1985
在Blitz舉辦的時裝表演片段已失傳,唯從另一段他有份舉辦的時裝秀,一睹當年時尚風采

Steve Strange Makeover
早年於電視節目教人化妝打扮的真人Show

http://youtu.be/LY0Hv5ETF-w

日本TDK錄影帶廣告 1 (廣告歌: Night Train)
當年日本人絕不錯過潮流的每一刻鐘,找來視覺至上的Steve做錄影帶代言人適合不過

日本TDK錄影帶廣告 2 (廣告歌: Whispers)
廣告另一唯美版本,Whispers磅礡Synth音與影像完美交融,歌曲更特別在日本推出了7”黑膠

Visage “Orchestral” Album Trailer
Steve最後一次大型演出及專輯演唱

 

 
 
 

主頁  / CD Review 唱片推介 / Multure 摩格文化 / MU-talk 摩格訪談/ Extra 摩格號外/ Mushionism / 昔日 Mugazine 摩格聲

 
 
 

讀者如有興趣投稿,請電郵到:
mugazine@yahoo.com.hk

All rights reserved
Nothing may be reprinted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publisher